沒有這種圈外人嗤之以鼻的奇特的『陶醉感』

沒有這種『你來之前數千年悠悠歲月已逝 未來數千年在靜默中等待』的壯志

將永遠沒有從事學術工作的召喚

而凡是不能讓人懷著熱情去從事的事

就人作為人來說

都是不值得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〈學術作為一種志業〉M. Weber